五苓散

利水渗湿 温阳化气

五苓散治疗经行浮肿案例

经行浮肿是指每逢经行前后,或正值经期,头面四肢浮肿者。

◎案

王某,女,32岁,已婚。主诉:经行下肢肿胀3年余,加重1个月。患者初潮14岁,平素月经7/30~60天,量适中,色淡红,夹血块,痛经(-),末次月经2011年6月4日。患者每逢经期及月经前下肢肿胀,按之凹陷不起,时有眼面浮肿,经净后肿胀自然消退,平素性情抑郁,时有纳差。舌淡暗,苔白,脉细弱。予查尿常规及血常规均无异常,查肝功能、肾功能及促甲状腺素各值均在正常范围内。中医诊断为经行浮肿。辨证为脾虚气滞。治以健脾祛湿、疏肝调气。方用五皮饮合五苓散加减。

处方:桑白皮、党参、大腹皮、炙黄芪、茯苓各15g,白术、泽泻、桂枝、猪苓、通草、防己、柴胡、香附各10g,木香6g,莱菔子15g。20剂,每日1剂,水煎服。

二诊:月经尚未来潮,已无下肢肿胀。共调理3个月经周期后,已无下肢肿胀,随访3个月经周期未复发。

按:西医认为经行浮肿发病有可能是一种一过性高醛固酮的表现。系由于经前期雌激素水平偏高直接作用于肾脏或间接作用于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然后使水钠潴留,出现浮肿。中医认为水肿的形成与脾、肺、肾三脏功能的失常有关。前人有“水之标在肺,水之本在肾,其制在脾”之说。《素问.至真要大论》指出“诸湿肿满,皆属于脾”。《叶氏女科证治》中提及:“经来遍身浮肿,此乃脾土不能克化,水变为肿,宜服木香调胃汤。”《傅青主女科》指出“是脾虚水溢之过。凡浮肿者可通用,俱神效”。皆论述经行浮肿与脾失健运关系密切,金季玲教授亦认为此病多与脾虚关系密切,脾虚不运,湿气内侵,经行时阴血下注,气随血下,脾气益虚,转输失司,水湿蕴聚,泛滥横溢,水湿停滞中焦,进一步损伤脾阳,水湿无所制约发为肿。从中医辨证分析看,本病与肝、脾两脏关系密切,尤其与肝关系更为密切。目前中医妇科医家基本认定其病机主要在于“肝”,故治疗上重在调肝。此病与肝之失于疏泄亦有密切关系,若肝气郁结,肝失条达,气滞血瘀,经前、经时冲任气血壅滞,气机不利,水湿运化不利,泛滥肌肤则滞为肿。另外肝失于疏泄,木郁侮土,脾虚气滞,健运失司,不得通调水道,水湿蕴阻不化,肝郁乘脾,进而脾失健运,亦导致水液代谢失常。

五皮饮是治疗皮水之通用,有健脾调气、利水消肿之功效;五苓散有温阳化气之功。二方合用以健脾疏肝,利湿化水为治则,药用方中桑白皮清降肺气,通调水道以利水消肿,大腹皮下气行水,防己利水消肿;茯苓、泽泻导水下行,通利小便;通草利尿通淋,桂枝辛温,通阳化气,助膀胱气化,使水有出路,党参、白术、炙黄芪健脾益气化湿;木香、柴胡、香附疏肝行气解郁;方中猪苓、桂枝相合温阳化气,利水平冲;茯苓、白术组合健脾祛湿;全方旨在健脾祛湿,疏肝理气,从而做到补而不腻,利而不伐,温而不燥,凉而不苦,才能达到水肿消退,经行正常之目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