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苓散

利水渗湿 温阳化气

五苓散治疗大肠癌案例

大肠癌属于中医学“肠覃"“锁肛痔”“便血”“下痢”“滞下”等范畴。一般认为本病的发生是由于脾肾不足,或饮食不节,或忧思抑郁,久泻久痢,致使湿热蕴结,下注浸淫肠道,引起局部气血运行不畅,湿毒瘀滞凝结而成肿瘤。

◎案

陈某,男,62岁。2011年4月23日初诊。患者2011年4月13日因“便血2个月”于某医院门诊查电子肠镜及病理示:直肠腺癌。查CT提示:直肠癌肝、腹腔多发转移。家属及患者不愿进一步治疗,希望予中药保守治疗。症见:神疲乏力,气短懒言,右上腹胀痛,食后尤甚,无腹泻,偶有嗳气泛酸,时有低热,无恶寒寒战,身目轻度黄染,小便量少,大便日解4~5次,色黄,质偏稀,无黏液脓血便,夜寐差,双下肢水肿。中医诊断为锁肛痔。辩证为脾虚蕴湿、毒结大肠。治以健脾逐水、解毒抗癌。方用以六君子汤、五苓散合己椒苈黄汤加减。

处方:黄芪15g,党参10g,炒当归10g,生白术20g,防已10g,花椒6g,制大黄3g,泽泻30g,葶苈子15g,厚朴10g,乌药10g,郁金15g, 茯神20g,猪苓15g,陈皮10g,炙甘草6g。14剂,每日1剂,分2次服用。

二诊:患者乏力减轻,身目无明显黄染,小便量增多,腹胀改善,下肢肿胀渐消退。原方花椒减至3g,余不变,嘱继服14剂。

三诊:患者乏力明显改善,双下肢水肿消退,唯夜间汗出明显,原方加煅龙骨15g,煅牡蛎30g,如法续服2周。

四诊:患者汗出症状明显缓解,余症状亦可。原方去花椒、防已、葶苈子,泽泻减至15g,加山茱萸15g,藤梨根20g,半枝莲15g,嘱患者续服中药以资巩固。经治疗8个月来,患者病情平稳,精神好转,情绪稳定,血常规多次复查在正常范围内,肝转移灶经多次腹部超声、CT检查均基本稳定,目前仍在治疗中。

按:脾虚气滞是发病之关键。大肠者,传导之官,变化出焉。大肠的生理功能与脾密切相关,脾以升为健,脾气升清不息,水谷精微得以濡养全身,糟粕方能得以下行。肠腑以通为用则依赖于脾气的推动运化和升清降浊。脾虚失运,水谷精微输布失常,气血生化乏源,脏腑失养,则正气难复;脾虚易痰湿积聚,湿毒内生,久而化热,邪毒湿热蕴结,下注浸淫肠道,局部气血运行不畅,湿毒瘀滞凝结而成肿块。方中以人参、白术、茯苓、甘草平补脾胃之气,半夏、陈皮理气化湿。防已宣透肺气,通调水道,下利水湿,葶苈子泻肺下行,椒目利水逐饮,大黄软坚决壅,逐水从大便而去,并有破血消之效。茯苓、猪苓、泽泻甘淡渗泄水饮,桂枝温阳化气,助膀胱之气腾化,白术健脾培土,土旺而阴水有制。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