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苓散

利水渗湿 温阳化气

五苓散治疗高血压病案例

高血压是持续血压过高的疾病,会引起中风、心脏病、血管瘤、肾衰竭等疾病。以动脉血压高于正常范围为主要特征,伴有心脏、血管、脑和肾脏等器官功能性或器质性改变的临床综合征。

中医学关于本病的记载,有“眩冒”“眩”“目眩”“眩运”“眩晕”“风眩”“头痛”等。《黄帝内经》称本病为“眩冒”“眩”“眩运”。

◎案

邵某,女,43岁。2013 年8月28日初诊。因“发作性头晕头痛10余年,加重伴眼睑浮肿10余日”入院。患者既往有高血压病史10余年,间断服药,控制不稳。症见:头晕头痛,眼睑浮肿,下肢无浮肿,腰痛,乏力,口干不欲饮,纳可,眠差,舌暗红,苔薄,脉沉弦无力。BP:左140/90mmHg,右150/95mmHg。综合脉证,西医诊断为高血压(1级,高危)。中医诊断为眩晕。辨证为水饮上犯。治以温阳化饮。方用五苓散加减。

处方:茯苓30g,桂枝18g,猪苓12g,白术20g,泽泻20g,桃仁12g,赤芍12g,牡丹皮12g,当归12g,黄芪30g,钩藤20g,酸枣仁30g。6剂,每日1剂,水煎服。继服通脉养心丸、倍他乐克缓释片。

二诊:9月4日。患者服上药后头痛、浮肿症状减轻,偶有乏力、气短,纳可,眠差多梦,二便调。舌暗,苔薄白,脉沉。BP:136/85mmHg. 拟于原方基础上增平肝熄风药物。

处方:上方减钩藤,加用吴茱萸10g,以散寒止痛;加僵蚕10g,以熄风止痉。继服6剂,每日1剂,水煎服。继服通脉养心丸。

三诊:9月11日。患者服药后偶发晨起头晕,无头痛,纳可,眠可,二便调,舌暗,苔薄,脉沉。BP:135/80mmHg。诸症减轻,方药见效,上方12剂续服以巩固疗效。三诊后患者未见来诊,电话随访,血压控制良好,无不适。

按:“五苓散一方,为行膀胱之水而设,亦为逐内外之水饮之首剂也”(《古今名医方论》)。虽然本方所治之证不一,但若掌握其病机为膀胱气化不利及主症为小便不利,用之均有良验。方由五味药组成,以利水之猪苓为主,故称“五苓散”。亦有“苓”为以“令”水行之意。本案患者病眩晕、眼睑浮肿、口干不欲饮、小便不利,为水饮内停不化,上犯脑窍而致;水饮不化,津液不布,故见口干不欲饮、小便不利等。水饮温化不利见眼睑浮肿;舌暗红、苔薄、脉沉弦无力示水饮内停兼有瘀象。本案病机关键为阳虚水泛,故治以温阳化饮为原则,方选五苓散加减。方中茯苓、猪苓、泽泻利水渗湿为主药;白术健脾运湿,与茯苓配合更增强健脾祛湿之作用;桂枝温阳以助膀胱气化,气化则水自行;桃仁、赤芍、牡丹皮、当归用以活血化瘀;黄芪补气以利水行血;钩藤平肝熄风;酸枣仁安神。诸药合用,既可淡渗以利水湿,也可健脾以运水湿,气化以行水湿,补气化瘀以行血利水,故对瘀水互结之证可治之。患者疗效可,二诊、三诊于原方基础上加减获良效。本案从“洁净府”论治,逐太阳腑之水饮,方选五苓散,使膀胱之气得化、血脉调和,配合西药治疗,使心脏负荷得以降低,心功能得以恢复,血管弹性得以加强,则血压得以控制。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