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苓散

利水渗湿 温阳化气

《五苓散》生脉五苓散合肾气丸治疗肺心病

慢性肺源性心脏病(简称肺心病),是由肺部的慢性病变引起肺循环阻力增大,肺动脉压增高,最后导致右心衰竭的一组疾病。中医无肺心病的记载,根据该病咳嗽、咳痰、气喘、胸闷、浮肿的临床症状,可归属于咳、喘、肺胀、痰饮范畴。本病多由慢性支气管炎、哮喘、肺气肿发展而成。肺心病是一个反复发作并渐进加重的疾病,缓解期的治疗对于阻止疾病进展,减少患者发病,提高患者生活质量,减轻患者家庭及社会的经济负担等方面具有极为重要的价值。

肺主一身之气,肾主纳气。肺肾合作共同完成水液正常代谢。水液代谢障碍,肺肾二脏常相互影响。《素问.水热穴论》说:“故水病下为肘肿大腹,上为喘呼不得卧者,标本俱病。”又说:“其本在肾,其末在肺,皆积水也。”说明水肿病不能平卧而喘,虽与肺有关,但其根本仍在于肾。肾有纳气的作用。肾中精气充盛,吸入之气经过肺的肃降,才能下纳于肾。若肾气不足,摄纳无权,气浮于上,就出现喘息。本例患者,长期咳喘,肾肺之气虚损。进一步损及心气。古人曰:“气为血帅,血为气母,气行则血行,气滞则血滞。”血不能输布周身循流,出现瘀血阻滞,故临床上有喘息、胸闷、气短、心悸、口唇发绀、水肿等症状。

◎案

蒙某,男,65岁,已婚。患者咳嗽、喘息20余年。随气候变化更甚,每年冬春季节发作频繁。经常在当地医院用抗感染药、止咳平喘药,及对症治疗,方能缓解。但是20年来,时起时伏,反复发作,不能根治。近3年来,发作更为频数,伴有心悸、胸部满闷不舒、口唇发绀、腹部及四肢水肿。曾在县级医院住院治疗1月余,诊断为慢性肺源性心脏病。用抗生素、强心利尿药、止咳平喘药及对症治疗,好转出院。出院后仍随气候变化,反复咳嗽,喘息,气短,甚则心悸、水肿,反复用抗感染、止咳平喘,强心利尿药物,疗效欠佳,故求中医会诊。症见:面色苍白浮肿,张口抬肩呼吸,半卧位,口唇发绀,腹部四肢凹陷水肿。语音低微,言语断续,身倦乏力,心悸,胸闷不舒。时有烦躁、小便量少,大便3日未解。舌淡胖大色青,苔水滑,脉濡滑无力,时有结代。中医诊断为喘证。辨证为心阳虚衰、水饮内停。治以化气行水、补益心肺。方用生脉散和五苓散加减。

处方:人参6g,麦冬15g,五味子10g,猪苓10g,茯苓10g,白术10g,桂枝6g,泽泻15g,炙麻黄15g,杏仁6g,山药15g,山茱萸10g,大枣4枚,炙甘草6g。3剂,每日1剂,水煎服。

二诊:服上方后,水肿明显消退,咳嗽、喘息、心悸、胸闷减轻、精神转佳,脉濡滑有力而无结代。效不更方,继服前方3剂。

三诊:面色始有荣华,精神大振,口唇发绀消失,张口拾肩呼吸困难解除,能平卧入睡,食欲转佳,生活自理,腹部及四肢水肿消失,舌淡,苔白滑,脉沉细有力。续服上方5剂。后又续服10余剂,配用“肾气丸”淡盐开水冲服。后随访,近1年心悸、水肿未复发,能做家务劳动,精神振作,体质壮实,诉偶有外感轻度咳喘发作,告之基本治愈。

按:生脉散与五苓散配伍,用生脉散补益心肺之气;五苓散以温阳化气,导水下行,共奏化气行水之功。后用“肾气丸”调服,以补肾气,改善肾功能,使之纳气,咳喘得平,呼吸匀调。治法以补泻兼顾,攻补平调,标本同治,改善肺气壅滞、痰涎内停之弊,使上实下虚的喘证痊愈。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