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苓散

利水渗湿 温阳化气

五苓散治疗尿道综合征案例

◎案

某,男,22岁。2011年5月初诊。2011年2月,患者因不洁性交后出现尿道不适,在某医院皮肤性病科查衣原体阳性,淋菌及梅毒等均阴性,以“生殖道衣原体感染”口服米诺霉素治疗2周,仍时觉排尿不适,有尿频、尿急、尿痛、灼热感,小腹不适,复查衣原体为阴性,并排除其他感染。后又口服阿奇霉素、谷维素、黄酮哌酯等,均不能有效缓解。症见:精神紧张,体瘦肤白,目光惊恐,饮水甚频,仍口干不已,饮多则心下不适欲呕,病后一直如此,双手冰凉,舌暗红,苔薄腻,脉沉滑。西医诊断为尿道综合征。中医诊断为郁证。辨证为太阳蓄水兼少阴阳郁证。治以宣通气机、化阴通腑。方用五苓散合四逆散加减。

处方:泽泻15g,白术10g,桂枝10g,茯苓10g,猪苓10g,柴胡10g,枳壳10g,白芍10g,炙甘草10g,桔梗10g。5剂,每日1剂,水煎分2次温服。

二诊:7天后复诊,面有喜色,诉尿时通畅,不痛,无小腹不适,口渴明显减轻,双手仍凉。守方续服3剂后,患者精神可,无明显不适。

按:本案患者先因生殖道衣原体感染,经治疗好转,但仍内心惊恐,焦虑不已,可知其多疑易郁之性情;其双手冰凉、脉沉滑、舌暗红,乃阳郁于内,四逆散证备;口渴而频饮水,饮多则欲呕,且小便不适,颇合“水逆”,为五苓散之方证;加桔梗者,与枳壳、白芍、炙甘草,合成排脓散、六一散之结构,祛湿热通窍,并寓提壶揭盖之妙。四川范中林老中医治一老年妇女之尿道综合征,恒用四逆散合五苓散加桔梗,疗效确切,所谓“有是证,用是药”,“方与证相应者,乃服之”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