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苓散

利水渗湿 温阳化气

五苓散治疗带状疱疹案例

带状疱疹由水痘-带状疱疹病毒引起,以沿单侧周围神经分布的簇集性小水疱为特征,常伴明显的神经痛。带状疱疹患者之所以痛苦,是因为其沿一定的神经干径路不对称分布,严重的有损神经,而神经疼痛是难以忍受的。隋代巢元方《诸病源候论.疮病诸候.甑带疮候》载“甑带疮者,缠腰生......状如甑带,因以为名”;明代王肯堂《证治准绳.疡医.卷四.缠腰火丹》载“或问:绕腰生疮,累累如贯珠,何如?,曰:是名火带疮,亦名缠腰火丹”;明代申斗垣《外科启玄.蜘蛛疮》载“此疮生于皮肤间,与水窠相似,淡红且痛,五七个成攒,亦能荫开”;清代祁坤《外科大成.缠腰火丹》命名为蛇串疮,如说“初生于腰,紫赤如疹,或起水疱,痛如火燎”。今多以“蛇串疮”名之。中医外科总结本病病因病机大致有三:情志内伤,肝气郁结,久而化火,肝经火毒,外溢皮肤;脾失健运,蕴湿化热,湿热搏结于皮肤;年老体弱,血虚肝旺,或劳累感染毒邪,或湿热毒盛,气血凝滞所致。

◎案

某,男,60岁。2011年6月30日初诊。右上额和颞部红斑、水疱,伴疼痛6天,曾在某医院静脉滴注阿昔洛韦注射液,口服尼美舒利片,涂喷阿昔洛韦软膏,治疗4天后,皮损、疼痛未能缓解,因有胃病史,服尼美舒利片后胃部不适加剧。症见:神疲、痛苦貌,体形中等,面色暗黄,右上额水肿性红斑上集簇性绿豆大水疱,部分糜烂、黑痂,眼睑肿胀、眼裂变小,畏光,右鼻唇沟无变浅,颞部及右耳轮密集紧张性粟粒水疱,伴电击样疼痛,时有耳鸣,失眠,口干,心烦躁,食欲差,有汗,恶寒,微发热,大便微溏,小便可,舌体胖暗,苔白灰微腻,脉浮稍数。中医诊断为蛇串疮。辨证为太阳蓄水合少阳证。治以化气行水、和解少阳。方用小柴胡汤合五苓散。

处方:柴胡15g,黄芩10g,炙甘草10g,法半夏10g,党参10g,生姜3片,大枣15g,泽泻15g,白术10g,桂枝10g,茯苓10g,猪苓10g。5剂,每日1剂,水煎温服。

嘱服药后多饮暖水,忌吹风扇、空调。同时口服阿昔洛韦片、维生素B1片,外用阿昔洛韦软膏,糜烂黑痂处加涂红霉素眼膏,睡前用阿昔洛韦眼用凝胶。

二诊:2011年7月6日。患处(额、颞、耳)已无水疱,大部覆干燥痂皮,基底潮红,眼裂正常,上眼睑微肿,仍有轻度畏光,眠可,偶有刺痛,食欲好转,无耳鸣,舌体较前略小但仍暗,苔薄白,脉浮。守方续服5剂后,患处皮肤呈淡褐色,夹杂绿豆大潮红斑,少许灰色痂皮,纳可,寐安,无疼痛。后随访3个月,无神经痛发生。

按:本案患者年事已高,患头部带状疱疹,剧烈疼痛,治疗10余日取得理想效果,未出现持久神经痛,实出意外,后随访3个月,确无后遗神经痛发生。患者就诊时,小柴胡汤证确凿无疑,而失眠,口干,心烦躁,食欲差,有汗,恶寒,微发热,其小便无明显变化,选五苓散或猪苓汤,取舍颇难,最后从皮损表现及有汗、恶寒,表明病位仍在表,结合前辈医家运用五苓散治疗神经痛、五官科疾病的成功案例,故与小柴胡汤合方为柴苓汤,以成调节表里、三焦水湿运化之剂,结果疗效显著,避免了神经痛的发生,但同时亦不容忽视患者早期应用抗病毒药物的作用。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